阿昔替尼,舒尼替尼,哪些患者能从舒尼替尼序贯阿昔替尼治疗中获益?_ventok

乐伐替尼成为了中国定制的抗癌药物

   乐伐替尼 和索拉非尼都是一种可以用来抗血管生成的药物,它们的主要靶点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中国患者数据似乎好于国外数据,2018年9月21号,厦门国际会议中心的全国最权威的肿瘤学会议CSCO上,相关介绍人介绍了仑伐替尼与索拉非尼在我国

  虽然靶向治疗让晚期肾癌患者的预后得到很大的改善,但由于每个患者都是不同的,所以治疗方案的制定要个性化,那患者如何选择靶向药呢?不同危险分层mRCC治疗选择的研究:①免疫联合靶向1+1>2:意大利SAX研究结果显示:舒尼替尼用药后使用阿昔替尼作为二线治疗mRCC治疗耐受性良好,总治疗方案的中位OS为41个月。同时,舒尼替尼序贯阿昔替尼治疗方案在不同风险分层中均有获益,低危患者获益更多。

索坦/舒尼替尼对低危患者的疗效优于高危患者

  2019年 ASCO GU大会公布了舒尼替尼( 索坦 )治疗转移性肾癌(mRCC)的真实世界经验:基于风险评分的临床结局。ADONIS研究以评价一线使用舒尼替尼治疗和/或二线使用阿昔替尼(既往使用舒尼替尼)的治疗模式和临床结局。研究计划分为4部分:第一部分是使

  ②中高危患者疗效纯靶向>靶向+手术:CARMENA研究显示中高危患者中,单用舒尼替尼,OS达18.4个月,而肾切除术+舒尼替尼的OS为13.9个月,单纯靶向治疗疗效非劣于减瘤性肾切除联合靶向治疗。PFS获益方面,中高危患者单用舒尼替尼PFS达8.3个月,同样非劣于减瘤性肾切除联合舒尼替尼(7.2个月)。

  ③术前用药获益更优:SURTIME研究显示,减瘤术前使用舒尼替尼治疗较减瘤术后使用靶向治疗显著改善患者的OS(延迟手术:32.4个月 vs 立即手术:15个月)。结论:基于 CARMENA究和 SURTIME研究,对于MSKCC高危的患者不推荐行减瘤性肾切除术。对于无症状的MSKCC评分中危但需要行TKI系统治疗的肾癌患者不推荐立即行减瘤性肾切除术。

  

乐伐替尼对比索拉非尼的优势有哪些?

  原发性肝癌中,肝细胞癌占85%-90%以上。所以,通常所说的“肝癌”其实是指肝细胞癌。据了解,在所有肝癌患者中,超过80%的患者一经发现就已经属于晚期,失去了彻底治愈的机会。因此,也有人称肝癌为“癌中之王”。 乐伐替尼 (仑伐替尼、乐卫玛)上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