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是用于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_reganni,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奥希替尼

治疗乙肝有哪些方法?能被彻底清除乙肝病毒吗?

  乙型肝炎病毒从被人类发现到如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了,虽然人类在HBV感染的预防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仍然是一个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乙型肝炎可进一步发展为肝硬化、肝癌或者肝衰竭。目前,HBV相关疾病的进展可以通过有效

       奥希替尼是最近几年上市的进口抗癌的药物,很多患者都知道这种药物。奥希替尼主要因为它针对的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中国特别的多,远远多于欧美!因此,很多人说,这是欧美制药企业为中国患者定制的新药。奥希替尼不是第一次在中国上市,它2015年11月在美国被批准,2017年3月在中国获批,成为有史以来进入国内最快的进口抗癌新药。既然不是新药,为啥今天这个新闻还能让专业人士兴奋呢?因为上次是批的二线治疗,这次是一线治疗。

  从二线治疗上升到一线治疗,是个巨大的飞跃。任何一个好的抗癌药,终极目标都是成为一线治疗!最主要的原因,是接受一线治疗的患者数量远比二线多。据统计,在二线治疗情况下,5位携带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只有1位最终用上了奥希替尼。现在它成了一线治疗,那意味着5位患者或许都能用上这个药。治疗的患者多,不仅意味着能帮助更多人,也代表给公司带来更大经济回报。但成为一线治疗非常难,绝大多数抗癌药都没有机会。

万珂/硼替佐米的安全性结果有哪些?

  为什么经 硼替佐米 治疗患者的感染率反而较低?是否与硼替佐米使用有关?这个感染的情况与基线有关,因为肾移植的病人往往已经使用了免疫抑制剂,所以感染的概率增加。硼替佐米的安全性结果有哪些?文中table 5揭示硼替佐米组的不良事件(AEs),严重不

  因为成为一线治疗,需要专家认定它是目前这类癌症患者最好的选择之一。要达到这一点,需要在临床试验中表现优异,战胜目前的标准疗法。奥希替尼获批一线,最重要的试验,是代号为FLAURA的国际大型双盲临床研究。500多名(60%以上是亚裔)有EGFR敏感突变的新诊断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受目前的标准治疗(1代EGFR靶向药),一组接受3代靶向药奥希替尼。

  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奥希替尼18.9个月,标准疗法10.2个月,提高了整整8.7个月。中位持续缓解时间:奥希替尼17.2个月,标准疗法8.5个月。≥3级不良反应的发生比例:奥希替尼34%,标准疗法45%。所以,毫无疑问,奥希替尼比一代靶向药物更优。疗效更好,严重不良反应更少,整体降低了54%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正是基于这个数据,FDA在2018年直接批准奥希替尼用于EGFR敏感突变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在新的2019年的NCCN指南中,医疗卫生组织推荐有五种药品用于EGFR突变晚期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吉非替尼(1代)、厄洛替尼(1代)、阿法替尼(2代)以及达克替尼(2代),奥希替尼(3代)。五种药物中,奥希替尼获得优先(preferred)推荐,这是该指南历史上第一次出现EGFR靶向药物的优先推荐。

  

硼替佐米(bortezomib)联合卡铂对卵巢癌有一定活性

  对于新诊断的、实现理想肿瘤细胞减灭术的卵巢癌,腹腔内化疗和静脉化疗相比,能够改善患者预后。但是腹腔内治疗对于复发病变的价值仍然未知。前临床研究的数据只是腹腔内注射蛋白酶体抑制剂硼替佐米( bortezomib )(能够异性抑制哺乳动物细胞内26S蛋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