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药物效果好吗?_依鲁替尼,吉非替尼,非小细胞肺癌

国产BTK抑制剂泽布替尼与进口药物相比哪个好?

  布鲁顿酪氨酸激酶(BTK)因其在B细胞淋巴瘤特异性表达的特征,成为了业界备受青睐的极佳靶点。BTK小分子抑制剂凭借特异性好、疗效凸出等优势,成为了血液瘤市场前景最好的药物。重磅产品依鲁替尼短短五年时间,就拿下了62亿美元的成绩,令人咋舌。国内市

  EGFR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最常见的突变驱动基因,大约17%的NSCLC患者会发生EGFR突变,中国等亚洲国家突变概率更是高达30%以上,国内的肺癌患者因为EGFR抑制剂的上市显然获益更多。

  EGFR抑制剂根据药理机制的不同分为三类:EGFR抑制剂(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二代不可逆抑制剂(阿法替尼、达克替尼)、三代靶向E790M耐药突变(奥希替尼)。2018年12月,寒风凛冽,4+7带量采购会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常。阿斯利康代表在一次次议价中不为所动,挫败齐鲁等本土药企拿下了吉非替尼一致性评价的市场享有权。加上之前三代药物奥希替尼大幅度降价纳入医保目录,阿斯利康意图非常明确:手握一代与三代药物,在国内EGFR抑制剂市场保持不败之地。

  本土市场,一代药物因为专利到期影响,整体出现疲态。贝达的埃克替尼在吉非替尼采购过后,价格优势不再明显,加上疗效上的劣势,增长难以为继。不过有医保目录与之前积累的市场优势兜底,依旧可以维持十亿的市场规模。因此国内研发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最畅销的三代抑制剂上,目前艾森的艾维替尼与豪森的奥美替尼已经进入了NDA申请阶段,近两年就可以上市。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豪森的奥美替尼只将吲哚上甲基用环丙基替代,颇有“埃克替尼”的意味。奥美替尼在奥希替尼优势明显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延续前辈的传奇?

  更多新闻请您访问 肿瘤  https://www.kangantu.com/

伊布替尼与venetoclax联用时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目前对于复发难治CLL患者的新的治疗手段包括连续治疗,如BTK抑制剂 伊布替尼 ,或有限疗程治疗如Bcl-2抑制剂venetoclax+利妥昔单抗。如果不根据患者的生物学特点去选择都可能导致不必要用药和经济损失,并且可以导致耐药。化学免疫治疗患者治疗后微小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