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可替尼对非小细胞肺癌细胞生长的阻断更全面持久_venetoclax,非小细胞肺癌,达可替尼

经卡博替尼治疗进展的甲状腺癌怎么办?

  2019 ASCO大会公布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RET抑制剂BLU667可有效治疗携带有RET突变的晚期 甲状腺癌 患者,在甲状腺髓样癌和甲状腺乳头状癌中的有效率分别达到了56%和83%,疾病控制率更是高达97%。在这项研究中,共有64名RET突变的甲状腺髓样癌患者接受了BL

  肺癌在各类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中均居于榜首。其中,85%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而在中国NSCLC患者中,EGFR是最常见的突变类型,晚期EGFR突变患者约占50%。随着肿瘤研究的深入发现,包括EGFR在内的人类泛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ER)家族的异常与肺癌等几种常见的肿瘤发生和发展有关。而EGFR-TKI靶向药物可以通过抑制HER信号转导通路,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但目前上市的EGFR-TKI药物有一代、二代和三代,临床治疗如何选择?

  广东省人民医院终身主任吴一龙教授指出,延长患者OS是处方TKI时最重要的治疗目的,可以从优化一线治疗方案和优化序贯治疗方案两方面入手。而综合多项研究推断,相比EGFR-TKI标准治疗方案,一线接受达可替尼治疗,中国患者中不仅中位无进展生存(PFS)可达到18.4个月,并且在二期研究中显示进展之后有53%的患者为T790M突变,可继续接受序贯第三代EGFR-TKI治疗,使OS得到进一步的延长,为中国晚期EGFR突变NSCLC患者提供更佳的序贯治疗策略,其上市具有阶段性意义。

  一代EGFR-TKI只针对EGFR受体,且与EGFR受体的结合是可逆的,因此患者容易出现耐药突变,导致病情复发或恶化。与会专家表示,达可替尼是一种泛HER家族(EGFR/HER1、HER2、和HER4)不可逆抑制剂,能够选择性、不可逆的与HER家族受体靶点结合,其对癌细胞生长的阻断更全面、更持久。同时临床研究数据证实,达可替尼也是首个为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提供临床意义OS改善的EGFR-TKI,患者中位OS达34.1个月,该药上市为中国广大肺癌患者更长的生存希望。

  

布加替尼会取代克唑替尼的一线首选地位吗?

   克唑替尼 (crizotinib)仍是作为ALK-TKI一线治疗的代表,但从最新的一系列研究以及指南推荐来看,克唑替尼的首选地位已经受到了挑战,2020年第一版NCCN指南中,阿来替尼(Alectinib)由于其出色的表现,已经成为NCCN指南中的一线首选1类推荐药物。一项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