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希替尼(Tagrisso)的不良反应较第一代更轻_telarfe,奥希替尼,Tagrisso

阿替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治疗乳腺癌的疗效怎么样?

  2018ESMO和2019ASCO大会上,IMpassion 130研究报告了 阿替利珠单抗 联合 白蛋白紫杉醇 治疗mTNBC的生存获益,并获得FDA批准适应症,正式开启了乳腺癌免疫联合治疗的临床序幕。在此之前,乳腺癌免疫治疗经历了艰辛的探索。既往研究显示,抗PD-1/PD-L1治疗

  EGFR-TKI在EGFR敏感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中取得了突出成绩,目前已有6种EGFR-TKI成功上市,为临床治疗方案的制定提供了多种选择。最新公布的FLAURA研究显示,第三代TKI奥希替尼(Tagrisso)一线治疗可以使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mPFS)达到18.9个月,而第一代EGFR-TKI所达到的mPFS仅为10.2个月,奥希替尼降低了54%的疾病进展风险。而且与第一代EGFR-TKI相比,奥希替尼能更好地透过血脑屏障,可以有效控制脑转移。此外,奥希替尼的不良反应较第一代更轻,安全性更佳。

  从FLAURA研究结果可知,一线使用奥希替尼的临床优势包括更长PFS、有效预防和控制脑转移和更好的安全性,因此,在不考虑经济因素的情况下,对于EGFR敏感突变晚期NSCLC患者均应推荐使用奥希替尼作为一线治疗。已经发生脑转移的患者和对生活质量有较高要求的患者可作为优选推荐人群。关于药物的可及性,在奥希替尼未进入医保之前,其价格非常昂贵,对多数患者来说不可及。随着奥希替尼进入医保报销范畴,和仿制药的上市,患者的经济负担大大降低,可及性明显增加,更多的患者得以从奥希替尼治疗中获益。

  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也是联合治疗研究的热点之一,第一代EGFR-TKI联合贝伐珠单抗可以明显延长患者PFS,那么奥希替尼(Tagrisso)联合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可能会有更好的应用前景。需要注意的是,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同样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是抗血管生成药物的安全性管理问题,对于有高血压、房颤、血管栓塞病史的老年患者,要增加对安全性事件的关注;其次,EGFR-TKI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耐药机制同样非常复杂,具体机制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证实。

  

达可替尼对非小细胞肺癌细胞生长的阻断更全面持久

  肺癌在各类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中均居于榜首。其中,85%为 非小细胞肺癌 (NSCLC)。而在中国NSCLC患者中,EGFR是最常见的突变类型,晚期EGFR突变患者约占50%。随着肿瘤研究的深入发现,包括EGFR在内的人类泛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ER)家族的异常与肺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