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药品达克替尼在预防和控制脑转移方面有优势_geifoni,肺癌药品,达克替尼

Xpovio联合地塞米松获批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

  今日,FDA宣布,加速批准Karyopharm Therapeutics公司开发的 Xpovio (selinexor)上市,与 地塞米松 (dexamethasone)联用,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患者。这些患者已经接受过至少4种前期疗法,而且对多种疗法产生抗性,包括至少两种蛋白酶体抑制

  作为针对EGFR阳性肺癌的新成员,肺癌药品达可替尼在生存获益、控制脑转移、用药剂量等方面有何特点?达可替尼在中国上市,为EGFR突变NSCLC全程管理策略的制定带来哪些提示?ARCHER 1050研究已经证实,达可替尼具有理想的疗效,并且减量不减效,具有较大的个体化剂量调整范围。因此,我们在实际临床应用中,能够根据患者不良反应的类型、严重程度、持续时间,选择不同的剂量,制定较为灵活的用药策略,尽可能维持治疗。尤其是针对那些年龄较大,功能状态评分(PS评分)较低的患者,也可以通过降低用药剂量来取得生存获益。

  一代和二代EGFR-TKI的作用机制存在差异,二代TKI在对各靶点的抑制活性、药代动力学、血脑屏障穿透能力等方面,均优于一代TKI。ARCHER 1050研究结果显示,达可替尼组患者发生脑转移的概率显著低于一代TKI吉非替尼,提示达可替尼在预防和控制神经系统转移方面可能具有一定优势。目前,EGFR-TKI的用药选择不断增加。靶向药物不可避免会发生耐药,耐药机制包括旁路激活、病理类型转化等。因此,根据耐药机制的特点制定合理的全程管理方案至关重要。

  从目前的研究数据来看,一代和二代EGFR-TKI的一个重要的耐药机制就是T790M突变,针对这部分患者,我们可以从三代EGFR-TKI治疗中获益,尽可能推迟化疗。针对晚期NSCLC的治疗,是一线就选用无进展生存期(PFS)最长的TKI,还是制定最佳的全程管理方案,目前尚存争议。考虑到一代和二代TKI的重要耐药机制是T790M突变,一代/二代TKI序贯三代可能是更为理想的治疗策略,当然需要更多的循证学依据来证实。此外,根据ARCHER 1050研究结果,达可替尼在生存时间上优于一代吉非替尼,因此二代序贯三代可能取得更长的生存获益。

  

依鲁替尼(Ibrutinib)对淋巴瘤和白血病的响应率非常高

  依鲁替尼( Ibrutinib ),也称作伊布替尼,为一种口服的小分子靶向药,是全球第一款BTK(布鲁顿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具有使肿瘤缩小、癌症缓解的作用。依鲁替尼的适应症也比较多,主要是针对白血病和淋巴瘤,比如:复发性套细胞淋巴瘤(MCL)、复发性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