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联合治疗方法可显著降低24%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死亡风险

来那替尼(neratinib)加卡培他滨治疗转移性HER阳性乳腺癌有显著改善。

参考文献:www.cancer.gov/news-events/cancer-currents-blog/2017/neratinib-breast-cancer-fda

www.ascopost.com/issues/july-10-2019/epov-carlos-barrios-and-jame-abraham/


www.ascopost.com/issues/july-10-2019/nala-trial/


维基百科

“来那替尼和卡培他滨neratinib/capecitabine 的联合治疗方法可以显著降低24%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死亡风险。——Carlos H. Barrios


2019年一项在ASCO年会上的研究报告显示,在全球III期NALA试验中,来那替尼(neratinib)加卡培他滨治疗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期,延迟了对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干预时间,并显示出总体生存改善的趋势。


试验用药


1.来那替尼(neratinib):来那替尼是一种泛HER抑制剂,靶向并不可逆地结合HER1,HER2和HER4 。2017年该药经美国食药监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基批准已经作为HER2阳性乳腺癌早期(I期至III期)女性的辅助治疗。在转移性HER2阳性疾病中,已经显示出来那替尼(neratinib)加各种药物均具有活性,(包括卡培他滨(capecitabine ),曲妥珠单抗和紫杉醇)


2.卡培他滨(capecitabine ):卡培他滨是用于治疗乳腺癌,胃癌和结肠直肠癌的化疗药物,于1992年获得专利,并于1998年批准用于医学用途。对于乳腺癌,它通常与多西紫杉醇一起使用。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腹痛,呕吐,腹泻,虚弱和皮疹。


3.拉帕替尼(lapatinib):以拉帕替尼二甲苯磺酸盐的形式使用,是用于乳腺癌和其他实体瘤的口服活性药物。它是一种双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中断HER2 / neu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通路。可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联合治疗和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其肿瘤过度表达HER2。

NALA试验


NALA是一项多国、随机、开放标签的III期临床试验,研究来那替尼联合卡培他滨(neratinib/capecitabine )对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进行重度预处理。该新方案拉帕替尼与加卡培他滨在662名女性中进行了比较,这些女性此前接受过至少两种HER2导向的转移性疾病治疗方案.大约80%的患者有内脏转移,30%的患者接受了至少三种抗her2治疗。


在疾病进展前所有患者被随机分配到neratinib(每日240 mg)加卡培他滨(每日两次750 mg / m 2)或拉帕替尼(每日1,250 mg)加卡培他滨(每日两次1,000 mg / m 2)。通过中心审查集中评估共同主要终点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体生存期。如果满足共同主要终点,则该研究被认为是阳性的,无进展生存期P <.01 ,总生存期P <.04。如果未显示恒定比例危险的假设,则该设计要求执行预先规定的限制行性平均值分析。


来那替尼/卡培他滨(neratinib/capecitabine )可降低24%的疾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风险比[HR] = 0.76; P = .0059)。在6个月时,无进展生存率分别为47%和38%; 12个月时分别为29%和15%; 18个月时分别为16%和7%。


在限制性手段分析中,两组之间的差异为2.2个月,neratinib组的平均无进展生存期为8.8个月,而另一组为6.6个月(P = .0003)。根据亚组分析,在非内脏转移瘤(HR = 0.44)和激素受体阴性肿瘤(HR = 0.42)的患者中观察到neratinib组的风险有显著的改善。


在总体存活的受限制均值分析中,随着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时间设定为48个月,1.7个月的差异不显着地有利于neratinib。在neratinib组中平均总生存期为24.0个月,在拉帕替尼组中为22.2个月(HR = 0.88; P = .2086)。


不良反应


治疗组之间的药剂减少的量和维持的量是相同的。卡培他滨/拉帕替尼(capecitabine/lapatinib )组的剂量降低幅度略大,这是因为该组使用的卡培他滨剂量更高。


两组之间的治疗引起的不良事件相似。使用来那替尼(neratinib)3级腹泻的发生率相对较高,约24%。而拉帕替尼治疗组3级腹泻发生率约13%。但因腹泻而起的治疗中断的概率相似,每组约2.5%。在使用来那替尼(neratinib)治疗的第一个月,强制使用洛哌丁胺(Loperamide)预防腹泻,可根据医生的判断决定是否继续用药。


由于拉帕替尼/卡培他滨(capecitabine/lapatinib )治疗引起的不良事件(15%对11%)大多数患者选择停止用药,“很可能是因为更高剂量的卡培他滨(capecitabine)导致的手足综合症,但是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两组患者的生活质量是相似的。”Brufsky博士指出


参考文献:www.cancer.gov/news-events/cancer-currents-blog/2017/neratinib-breast-cancer-fda

www.ascopost.com/issues/july-10-2019/epov-carlos-barrios-and-jame-abraham/


www.ascopost.com/issues/july-10-2019/nala-trial/


维基百科
想了解更多关于癌症靶向药/免疫治疗的相关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或点击咨询,7*24小时响应服务需求,服药指导,临床研究,报告解读,膳食指导;欢迎添加慢病顾问,一对一暖心咨询服务,我们是您对抗病魔路上最好的陪伴。

老挝第一药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