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omitinib作为EGFR突变体NSCLC的一线治疗优于Gefitinib

第二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达康替尼的研究显示,与吉非替尼作为一线治疗晚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26.

8个月相比,中位总生存期提高了34.

1个月,在2018年ASCO年会上提交的第三阶段试验.1.

Mok,MD

Mok,MD

研究第二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达克罗尼布显示中位总生存期(OS)比用吉非替尼(Iressa)作为一线治疗晚期患者的26.8个月提高了34.1个月,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NSCLC),根据在2018年ASCO年会上公布的一项开放标签的三期试验数据,1个

,中位随访时间为31.1个月,ARCHER 1050的数据首次证明了2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TKIs作为突变阳性NSCLC一线治疗的随机直接比较中OS的优势。基于这一发现,

,“达科米替尼应该被认为是一线治疗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的新选择,”MD香港大学临床肿瘤学系教授、主席Tony Mok说:“KDSPE”KDSPs“KDSPE”“KDSPs”以前报道过阿切尔1050的研究结果。dacomitinib对无进展生存率(PFS)的显著改善(HR,0.59;2

患者(n=452)有新诊断的IIIb/IV期或复发性NSCLC有无神经细胞突变(外显子19 del或外显子21 L858R±外显子20 T790M)且无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随机分为1:1至28天周期口服达康宁(n=227)45mg/天或口服吉非替尼(n=225)250天毫克/天。按种族和EGFRmutation类型(外显子19对外显子21)对患者进行分层。

基线患者特征在两个臂上平衡。在达康替尼组,75%的患者是亚洲人,近65%从未吸烟者。在吉非替尼组中,78%是亚洲人,64%从不吸烟。两臂的中位年龄为61至62岁。

达康替尼组的中位PFS为14.7个月,而吉非替尼组为9.2个月。

OS分析的数据截止日期为2017年2月17日,当时观察到220例(48.7%)死亡。OS的危险比为0.76(P=0.0438),有利于达康替尼。30个月时,dacomitinib组和gefitinib组的OS发生率分别为56.2%和46.3%。一名患者随机接受达康替尼治疗,11名患者随机接受吉非替尼治疗,进展期出现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不过,Mok说,并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有进展期的ct扫描。“因此,这些患者中的一些将有无症状的中枢神经系统转移。”

OS亚组分析与大多数基线特征的主要OS分析一致。外显子19缺失的患者中位OS为34.1个月,而吉非替尼未达到(HR,0.880有利于达康替尼;95%CI,0.613-1.262,P=0.486)。外显子21L858R突变的达康替尼组中位OS为32.5个月,而吉非替尼组为23个月(HR为0.71;95%CI为0.478-1.045;P=0.0805)。外显子21l858r突变患者30个月的OS发生率为51.6%,而吉非替尼组为36.7%,亚洲亚组为

,中位OS分别为34.2个月和29.1个月(HR,0.812;95%CI,0.595-1.108);达康替尼组的

,27.8%的患者接受了随后的化疗,而吉非替尼组为35.6%。在这一组中,平均操作时间分别为29.5个月和24.6个月。

第三代GfRTKI在达康替尼组为9.7%,在吉非替尼组为11.1%。在这组患者中,平均手术时间为36.7个月,两组患者的平均手术时间均未达到。在随后接受其他egfrtkis治疗的患者中(两组中均略高于8%),分配给达康替尼组的中位OS为34.7个月,随机分配给吉非替尼组的中位OS为32.1个月。

对酪氨酸的抑制作用更强Mok指出,激酶、更多的不良事件(AEs)是可以预期的,这在试验中得到了证实。达克罗尼布组3级以上腹泻(8.8%vs 0.0%)、甲沟炎(7.5%vs 1.3%)、痤疮样皮炎(13.7%vs0%)和口腔炎(3.5%vs0.4%)发生率较高。他说,达克罗尼布引起的不良反应可以通过剂量减少到30毫克/天或15毫克/天来控制。一些患者(38.8%)服用达克罗尼布后需要将剂量减少到30毫克/天,另一些患者(27.8%)需要减少到15毫克/天。该组的中位减剂量时间为2.8个月,中位减剂量持续时间为11.3个月。

在达克罗尼布失败后对第三代TKI进行测序还是使用第三代TKI进行预先测序是非小细胞肺癌激活egfrmutation的首选治疗策略仍有待研究特邀讨论者Daniel S.Tan博士,理学学士,医学生物学士,博士,新加坡国家癌症中心肿瘤科高级顾问。T790突变可以作为达康替尼的耐药机制出现,他说,第三代TKI osimertinib(Tagrisso)具有T790 M的特异活性。

三分之二Tan说,达克罗替尼治疗的患者需要减少剂量,因此需要确定最佳的药理活性剂量。

参考了

托尼莫,应成,向东舟等。在一项随机研究中,比较达康替尼和吉非替尼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EGFR激活突变的总体生存率的改善。临床肿瘤学杂志,2018;36(增刊;文章摘要9004)。吴永乐,程勇,周×等。达康替尼与吉非替尼作为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ARCHER 1050):一项随机、开放性、III期试验。柳叶刀肿瘤学。2017年;18(11):1454-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