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FR突变阳性肺癌治疗选择何种用药方案获益更多?_曲格列汀,肺癌治疗,肺癌

治疗EGFR突变的肺癌药物有哪些?该如何给药?

  对于一线化疗之前检测出EGFR突变的患者,可以首选 肺癌药物 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吉非替尼进行治疗,也可选择奥希替尼进行治疗;一线化疗过程中检测出EGFR突变,则完成化疗用药方案,或者中断化疗,使用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吉非替尼或奥希替尼治疗。如

  在我国,约50%的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携带EGFR基因突变,其中最常见的突变类型为19外显子缺失突变(Del19)或21外显子L858R点突变。但是随着医学的发展,目前肺癌治疗已有许多靶向药物可以选择,既有第一代靶向药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埃克替尼,也有第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达可替尼,还有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到底何种治疗顺序和用药组合能让EGFR基因突变患者活得更长、活得更好,甚至实现长期的“带瘤生存”呢?

  理论上,针对晚期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临床通常建议一代或二代靶向药先行,如果患者发生耐药性T790M突变,则换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继续治疗。以吉非替尼、阿法替尼为代表的一、二代靶向药EGFR-TKI的问世,突破了传统放疗、化疗的局限,使得晚期EGFR突变肺癌患者的生存期显著延长,不过治疗后总会不可避免地产生耐药,导致肿瘤再次进展。研究显示,在接受一代或二代靶向药治疗后,大约50%-60%的患者会出现T790M耐药突变[3],但对于大多数肺癌患者来说,如今有了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这个专门处理T790M突变的“新武器”,就算发生T790M耐药突变,患者的生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能“接得住”。

  那么,在开始靶向药治疗时,患者到底该选一代、还是二代靶向药呢?不少患者表示,可能还是首选像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等一代靶向药,原因在于国内上市早、使用人数多,而二代靶向药相对上市较晚,知晓率不高。但2018年欧洲临床肿瘤协会年会上公布的一项日本的真实世界研究显示,同样都是使用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接力”T790M耐药突变,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先行的疗效竟比一代先行更有优势。在入组的111位患者中,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的治疗顺序,奥希替尼的客观缓解率达82.9%,也就是说,约有82.9%新确诊肺癌的患者在使用上述治疗顺序后,肿瘤体积发生了缩小。相比之下,“一代靶向药序贯奥希替尼”的治疗顺序,奥希替尼的客观缓解率仅有53.9%。所以患者经阿法替尼治疗后出现T790M耐药,再使用奥希替尼,能够推迟化疗的时间,在一定时限内保证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乐伐替尼/仑伐替尼治疗胆管癌有效率是多少?

  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年会上,发表了一项 乐伐替尼 (仑伐替尼)联合PD1治疗肝内胆管癌的研究。该研究一共入组了14位标准治疗失败的晚期难治性肝内胆管癌患者,10位患者接受Keytruda(可瑞达)联合乐伐替尼治疗,4位患者接受Opdivo(纳武单抗)